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美时代

正文 497、你是人是鬼是妖怪

    十秒。

    江竹清和虞凯欣终于知道,为什么万长生会给了所有参加试镜的女演员十秒钟。

    要求她们呈现一个女孩子听见家里要拆迁时候的表情反应了。

    最诡异的就在于,这些天江竹清几乎二十四小时都跟钟明霞在一起。

    恐怕她比在场所有人,包括万长生和贾欢欢在内都要熟悉钟明霞生活中的一举一动。

    当然清楚万长生没有和钟明霞有半点私情。

    也没有任何私底下的说戏,讲解,指导。

    林楚妮也听见了,万长生问那段戏的两句话,没有半点说戏的意思。

    钟明霞怎么演的呢。

    懒洋洋的手指还耷拉在粗糙的墙面上,扭身,转头,看邻居,听见……

    身体凝固。

    然后镜头转特写。

    就是恰恰十秒。

    凝固了十秒,然后讪笑下:“哦。”

    摄像专业副教授就凑在机器目镜上,这十秒里,情不自禁的把一只手举起来,好像乐团指挥那样,不要脸的在空中做节拍,手指妖娆而柔和,等到钟明霞哦的时候,猛的握拳下沉!

    然后就像喝了二十年窖藏茅台那样,直接从摄影机后面直起身,无声的对第一次演戏的年轻女演树个大拇指!

    轻声:“牛逼!”

    汉语文化博大精深,经验丰富到他这样的摄像师,也只能用这样两个字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钟明霞看导演篷那边,唐建程感觉要跪了!

    万长生也从监视器上面伸个手出来,先做个v,然后变成大拇指,如释重负的坐在导演椅上,很没姿态的脑袋后仰放松躺在那,似乎耗尽了体力,又或者在冥想下一个动作。

    钟明霞就笑笑,双手拉拉肩头的书包,对近在咫尺的江竹清点点头,下班似的擦身而过。

    最后十秒不用出现在特写镜头里面的大三表演系女生,呆若木鸡。

    如果说镜头记录了刚才的一切,她就是最近看得最真切的那一个。

    远远的那些表演专业师生都惊呆了。

    啥?

    生了什么?

    很平常啊。

    远远的碰面,台词,她就只说了一个字,而且钟明霞的普通话明显不好,肯定需要后期配音的。

    怎么近处的人就这样儿了。

    所以看钟明霞走到林楚妮这边,化妆助理赶紧把运动大衣抖开给她裹上,演员编导们全都一窝蜂的朝着导演篷这边挤过来!

    贾欢欢已经带着自己的室友到女主演旁边仰慕:“哇!钟钟,你真的演戏可以哦,一点都不慌!”

    钟明霞确实一点都没有当主演的傲娇,使劲裹紧了运动大衣嘿嘿笑:“好简单的,嫂子你去一定也行,下回叫大哥给你拍一个!”

    贾欢欢有自知之明:“啊,算了算了,他酸得很,觉得不好又不敢说的样子,烦!”

    陈瑶瑶听懂了:“你俩太恩爱了,确实不适合。”

    沈丹却说:“啊,真的好简单哦,这也叫拍电影啊,谁都能演的。”

    林楚妮瞥一眼,想怼人,钟明霞哀求的手拉住她。

    还好这时候导演篷那边炸了一下,“卧槽!”x1o的那种音量。

    林楚妮不明所以的看眼钟明霞。

    这姑娘脸上还是那种若无其事的表情,感觉刚才只是随手掸了掸灰尘那么简单。

    又似乎那边的惊叹喧哗,跟她无关。

    表演专业的师生们已经转研究生班课程了:“能做到这点的老演员,最近也就《建国大业》里面的张立国,你们去看看李宗仁竞选总统唱票那一段,他演的常凯申得知不是自己儿子,而是李宗仁中选,机关算尽却满盘皆输的十秒钟表情,就是这个样子了!”

    “十秒,能十秒钟面部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这整幅画面感觉却能从喜悦到忧伤,再自嘲收尾,靠的是什么?”

    青年演员们都懂:“眼神!”

    是的,那特写十秒,钟明霞脸上根本就没有表情变化,一点都没有!

    一直都是那种漫不经心的面无表情。

    甚至会让人觉得一点都不会演戏。

    可是……

    从乍听见拆迁,眉角本能的一抬,眼里就透出一股喜悦的光芒,然后就表情就凝固在那里!

    就这么一丁点动作,惊喜的心态就出来了!

    绝对不是夸张用力的表现,恰到好处,普通人在这种时候最应该的反应!

    再可是……

    保持那个表情,眼神迅灰暗,转负面,犹豫,担忧,最后嘴角敷衍的讪笑时候,已经变成了自嘲,嗯。

    看着整个画面,都能被带走感情!

    唐建程忍不住再把整条重新拉起来看,四台监视器上,其实有三台机位,最后一台监视器已经连接到旁边的编辑机,他手脚麻利的快粗剪了下,也就是不太讲究的把近景移动机位和特写,还有之后摇开的中景机位连起来播放。

    这时候甚至觉得江竹清那口齿不清的大喘气,就是大家在课堂上最鄙夷的拼命做动作做表情,只有面瘫没演技的时候,才会这样拼命夸张的剧烈动作表达剧情。

    人家会表演的往往,都是在毫厘之间就把剧情展示了。

    小优这样的环境,拆迁肯定是会改变生活状态的,现如今的拆迁等于一夜暴富的段子比比皆是,哪怕是工厂宿舍拆迁也不会太差,不管怎么样都是开心的事情。

    可为什么后面会有这样的情绪呢?

    轻而易举的就制造了整部电影的悬念。

    用一个不用说话的表情就做到了。

    而且准确的说,还不是表情,用眼神做到的。

    能不牛逼吗?

    几乎就凑在镜头前面的摄像专业副教授,那十秒钟真是在享受专业人士最推崇的快感!

    高山流水觅知音的那种浑身舒爽。

    在场的老戏骨们能做到吗?

    提前准备揣摩好了,应该能。

    他们刚才提到那位演过这种类似场面的,五六十岁的大满贯影帝!

    也就是国内所有能拿的影帝都拿过的演技,才能做到。

    但他们在二十岁左右年纪的时候,肯定做不到。

    况且艺术创作这种东西,有意为之,和挥洒自如的妙手偶得,是两个巨大的境界差距。

    老师教授再三叮嘱你要在眼神上表达出来。

    和人家聊着天嗑着瓜子在边上等上场,轮到她,上来二话不说手起刀落,完事儿,收工的又回去继续嗑瓜子。

    太特么让科班师生们汗颜了!

    所以这边的科班师生们,真是忍不住悄悄探头,看眼那边使劲裹紧了运动大衣满脸讨好表情面对那大头娃娃的女主演。

    几个男生都有点难以置信:“这……才多少岁啊!这种眼神和面部表情管理,那得怎么练出来!天赋太强了吧,她这到底是受过训练还是没受过训练。”

365bet安全不     女三号没来,女二号也算熟悉:“别看年纪小,她已经做了四年的棚拍模特,每天都在拼命上工的那种,最近这大半年又在做美院人体和肖像模特,每天……我听说是六个小时起步,不对,她很拼命,是白天六小时,晚上还有两小时的夜班,这表情控制……”

    “卧槽!怪不得!这么练,不擅长才怪了!”

    “这是魔鬼地狱式的训练啊……”

    “可不是,那天我和清儿跟着她去做了两小时的肖像模特,面部肌肉都僵了,你知道吗?十分钟开始就浑身有虫子似的!难受极了……”

    教授们已经开始探讨:“是不是我们也可以在教学中尝试这种魔鬼训练法?”

    资格最老的那位中年教授,要演小优父亲的那位,轻轻的叹口气:“所谓擅长,就是日复一日。”

    虞凯欣都有点痴了:“她还说她没有梦想,就天天这样过好小确幸的生活就行了。”

    教授更叹气:“没有这种平静的心态,耐得住寂寞,能做到日复一日的枯燥?!你们啊,我说就是太看花了眼,跟人家好好学做人的道理吧!”

    唐建程却看眼靠躺在导演椅上又进入冥想打坐状态的导演,也悄悄冒出来一句:“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我服了。”

    江竹清这时候终于过来,要求亲眼看一遍回放。

    师生们就一起再看一遍。

    顺便把之前拍的几条再看看。

    起码有三位开口:“算了算了,我那条ng吧,都特么拍的什么啊,我酝酿下重新来过。”

    其他人赶紧:“都重来,重来,有点意思了,这部戏拍起来有点意思,我还不信了!”

    “对对对,刚才我在接电话,走位太随意了,ng,ng……”

    ng就是no  good的意思,不够好。

    只是一般喊ng的是导演,这会儿大家居然主动纷纷卡掉自己之前满意的拍摄。

    有人还居然庆幸:“幸好这时候就现了,要是过几天,那就进退两难了。”

    周围一片,就是,就是。

    江竹清使劲咬着自己内侧下唇,这样不会给外形留下印记,好几秒后做了个决定:“我也……想ng,行吗?”

    这下大家没法做主了,因为她那条儿是唯一和女主演交集了的,当然也可以单独只拍十秒前面那点,然后在切特写的时候编辑进去换掉。

    但不管怎么都得动女主演,那就真是要问导演了。

    唐建程悄悄给女三号出主意:“她应该挺好说话的,你去问问她能不能配合你重拍?”

    江竹清赶紧过去找钟明霞,当然是说自己挥不好,请求配合重新拍一次,如果不想费神,只拍前面一点打招呼的都行。

    钟明霞看眼可能已经睡过去的万长生,用比江竹清更低姿态的讨好笑容说好的!

    反正已经知道怎么演了。

    结果这次表演专业的师生们全都挤在监视器前面,看女三号和女一号再来一遍……

    看刚才是不是灵光乍现。

    草!

    那若无其事的女主演又是手起刀落,表情眼神都不带变化的,简直让人怀疑刚才拍的是不是复制粘贴了!

    不服都不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