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加州的阳光

章节目录 【加州的阳光】(23、特别的生日礼物)全文完

    365bet备用网_365bet官网中文版_365bet体育投注网:主治大夫

    字数:6887

    20190401更新2123

    23、特别的生日礼物

    从"紫百合"出来,王聪和莫丽娅都感到很满意。

    王聪最感到高兴的还是刚才妈妈亲口说的,他王聪才是妈妈最喜欢

    的性交对象!

    莫丽娅也很满意,因为她还是头一回同时跟两个小男孩性交。就性交而言,

    杰克和雷蒙可以说各有千秋,他们真不愧是黑种男人跟日本女人所生的黑黄混合

    的杂交种!鸡巴又粗又硬,精液又多又烫,她被他们兄弟俩射得直接达到了性高

    潮。

    现在莫丽娅穴里的精液比她进店的时候还要多,雷蒙本来是要帮她清理掉这

    些精液的,但却被她礼貌的拒绝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喜欢把男孩们的精液留

    在体内,同样是射精,马脸亨特的精液让她觉得有些龌龊,而杰克和雷蒙的精液

    却给她一种禁忌的快感,或许是因为他们跟她儿子的年龄差不多大吧,被儿子的

    同龄人内射让她觉得非常刺激。

    一路上,为了不让穴里的精液流出来,莫丽娅不得不用手摁住自己的穴口。

    她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起初王聪还以为妈妈是想要尿尿了才捂着肚子的,但他

    很快发现她捂住的部位不是肚子而是肉穴,便猜到了妈妈的用意。

    "妈妈,你干嘛不把那些精液屙出来?"

    "宝贝,"莫丽娅脸儿一红,道:"你不知道,男孩子的精液可以滋润咱们

    女人的阴道,屙出来岂不可惜了!"

    "那你是要把它们留在穴里吗?"

    "是啊!"

    "妈妈的穴会把这些精液都吸收掉吗?"

    "也许吧!不过用不了多久它们就会化成水了。"

    王聪非常好奇,他说:"妈妈,真的会化成水吗?我想看一看!"

    "格格……哪有那么快呀!傻孩子,等会儿到了家里,妈妈就让你看。"

    王聪跟在妈妈的身后,母子俩很快就回到了瀑布庄园。

    ********

    这两天张妈有点儿心神不宁,她隐隐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却又说不出

    错在什么地方。

    几十年来,她都是一个人单身过活,由于缺少说话对象,所以养成了自言自

    语的习惯。

    "呃,他不会有什么坏心眼的,他可是一位真正的绅士,一个有教养的人!

    "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酒瓶,喝了一小口酒。

    "只是他的爱好也太奇特了,不是吗?可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这个世界

    不是我这个孤陋寡闻的死老婆子所能够理解的了的。就拿这个小镇上的人来说吧

    ,父亲搞自己的亲生女儿,儿子搞自己的亲生母亲,这种事情在咱们老家别说是

    做,就是想一想,那也是大逆不道的呀!"

    "嗯,这酒还真是不错,有股家乡的味道!"张妈又呡了一小口酒,"真正

    的

    丹凤高粱酒!"

    "啊,不会有什么事的。像王太太这么漂亮又温雅的美人儿有谁会不喜欢呢

    !

    可是还真看不出来,像她这样温文尔雅,出生高贵的美人居然也会跟自己的

    亲

    生儿子乱搞!唉,真是造孽呀!"

    一想到王聪,张妈忽然心头一慌,浑身感到燥热起来!

    ********

    莫丽娅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她全身赤裸着,玉乳高耸,美腿大张成一字,双

    手掰开阴唇,把女人最隐秘的部位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儿子王聪的眼前。

    王聪跪在妈妈的两腿之间,他好奇地看着妈妈张开着的肉洞。

    莫丽娅的阴毛不算太多,细长而又柔软的阴毛绕生在整个阴部的周围,肥厚

    的大阴唇中间是两片像蝴蝶翅膀般的小阴唇,此刻她的小阴唇湿漉漉的张开着,

    露出一个粉红色的肉洞,肉洞很深,里面的肉嫩嫩的,皱皱的。她肉洞中有许多

    凸起的小肉瘤,此刻这些肉瘤不停地蠕动着,穴口一张一合的就像是一张小嘴,

    张开时肉洞足足有四公分宽,能清楚地看见洞底有一大团流动着的乳白色粘液;

    闭合时却只能容得下一根手指,那些粘液也会被洞壁的嫩肉挤出来,甚至会有一

    些流出洞口。

    哇塞!真是有够下流的!

    王聪傻傻地盯着妈妈的肉洞看着,莫丽娅的皮肤本来就很白,她阴部的肤色

    只是比身上其他部位的皮肤少许深一点,看上去极其诱人!

    "宝贝,看够了么?"

    莫丽娅的声音充满了魅惑。

    "妈妈,这些白色的液体就是杰克和雷蒙射出来的精液吧?"

    "格格……你说呢?"

    "这么多的精液会不会让妈妈怀孕呀?"王聪有点担心的问道。

    "傻儿子,妈妈不会怀上别人的孩子的!对了,宝贝,妈妈有一件礼物现在

    就可以送给你。"

    "什么礼物,妈妈?"

    莫丽娅浪笑着把手伸到下面的屁眼处,她用力分开臀缝,于是像一朵菊花似

    的屁眼微微张开来。

    "宝贝,你看,这是妈妈的屁眼儿,妈妈这里连你爸爸都没有进去过哦!现

    在妈妈让你插进来,好么?"

    "真的呀?爸爸真的没有插过妈妈的屁眼吗?"

    莫丽娅微微点头道:"不信你可以问爸爸呀!宝贝,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

    把身上最后的处女地送给你,喜欢么?"

    "喜欢,谢谢你,妈妈。"

    王聪站起身来,他把枪头抵在妈妈的屁眼上,说:"妈妈,我要插进去了。

    "

    "宝贝,你轻一点,别弄疼了妈妈。"

    莫丽娅有点紧张地看着儿子的肉棒,她的屁眼毕竟还是未曾迎客扫的处女地

    ,不知道会不会有破处之痛。

    王聪用力顶了顶,枪头虽然进去了,但却感觉非常的紧,妈妈的肠道里似乎

    不

    像她的阴道那样湿滑,而是有些涩涩的,干干的。

    "哎呀,好疼。"莫丽娅轻呼道。

    王聪连忙停止了进入,他小心的抽出鸡巴,调转枪头"滋"的一声插入了妈

    妈的穴里。

    "宝贝,你怎么又插到妈妈的穴里来了?不喜欢干妈妈的屁眼么?"

    "不,妈妈,我是想用你穴里的精液来润滑一下。"

    王聪说着又再一次抽出鸡巴,枪头重新顶入了妈妈的屁眼。

    "格格……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王聪的肉棒在妈妈的前后两个洞里来回进出着,很快妈妈穴里的精液就都被

    他转移到了她的肠道里。

    杰克和雷蒙这一对黑人兄弟大概不会想到,他们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宝贵的

    精液居然会被王聪用作开拓妈妈屁眼的润滑液吧!

    经过他这一番辛苦的开拓,莫丽娅的肠道里渐渐变得润滑起来,他于是加快

    了抽插的速度。

    "喔,好爽!宝贝,你真棒!啊啊……"

    莫丽娅开始浪叫了。

    "呃,妈妈,你的屁眼里好紧哦!"

    "舒服么,宝贝亲儿子?"

    "嗯,舒服!"

    "比插妈妈的穴还要舒服么?"

    "都很舒服。"王聪说道,"只要是妈妈身上的洞,插起来都非常舒服!"

    "格格,你真会说话,宝贝。以后妈妈的三个肉洞随便你插,好么?"

    "谢谢妈妈。"

    王聪的鸡巴被妈妈的屁眼夹得很紧,他每一次的抽送都感觉特别费力,包皮

    也会在插入时被拉下来,从而露出了他那敏感的龟头。

    "喔,妈妈好爽呀!爽死了,啊啊……"

    莫丽娅很清楚儿子这是要射精了,她浪叫着挺起下身迎合着儿子的抽送:"

    宝贝,妈妈的亲儿子,射吧,射到妈妈的屁眼里来。"

    王聪忍不住一下就射了,灼热粘稠的精液直接射入了他母亲莫丽娅的肠道里

    。

    他大声的喘着气,在最初无法遏制的一波激射过后,他抽出鸡巴,将龟头抵

    在妈妈张开的穴口边,把剩下的精液全都射入了妈妈的穴里。

    "哇!宝贝,瞧,你这一次射出来的精液可真多呀!"

    莫丽娅两腿大张地躺在沙发上,现在她的前后两个洞里都装满了亲生儿子的

    精

    液,她开心地浪笑着,那模样淫骚之极。

    王聪手握鸡巴,看着妈妈那淫靡的样子,一时间竟是痴了!

    ********

    过了好一会儿,王聪才从高潮中缓过神来,妈妈那淫骚的模样刺激着他的感

    官,

    他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把这个美好的画面留下来。

    他说:"好妈妈,你别动,就保持这个姿势,我想拍下来留作纪念。"

    莫丽娅格格浪笑着说道:"你好坏呀!连妈妈这么羞人的姿势都要拍下来。

    "

    她说归说,却并没有拒绝儿子的要求。

    王聪很快拿来了手机,他的手机像素很高,拍出的照片非常的清晰。照片里

    的妈妈双腿张开成一字,她全身赤裸,双乳高耸,美丽动人的娇躯斜卧在沙发上

    ,粉红色的穴口微微张开着,一股浓稠的粘液从里面流出来,美丽的菊花也流着

    乳白色的蜜汁。

    "妈妈你看,我拍得好不好?"王聪把手机递给妈妈看。

    莫丽娅脸儿一红,道:"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太羞人了,格格……"

    在王聪的要求下,莫丽娅又摆了个新的姿势,这一回她是跪在沙发上,上身

    伏低趴在靠背上,美臀高翘,菊花和浪穴冲着镜头,穴里的精液流出来,拉出一

    根细丝滴落在沙发上。

    ********

    张妈鬼使神差地来到了瀑布庄园。

    今天本来不是她过来搞卫生的日子,但受内心的驱使她还是不由自主的来了

    。

    她打开了庄园的大门,别墅里灯火通明,但别墅外面却是一片寂静。

    她在门厅里站了一会儿,在这里她可以听得见屋里女主人那银铃般的笑声。

    她习惯性的从衣兜里拿出小酒瓶喝了一小酒,犹豫再三,她还是决定进去了。

    "呃,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告诉王太太,虽然不会有什么事,可瞒着太太

    还是不对的。"

    她自言自语的说着,轻轻推开门走进了客厅。

    "哎呀!你们这是……这是干嘛呀?"

    她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

    莫丽娅从卧室的床头柜里拿来了那根橡胶做的假鸡巴,她把假鸡巴安放在客

    厅的地板上,娇躯半蹲着用阴道套入了大半根鸡巴,她的双手捧起丰满的乳房,

    媚眼含情地看着儿子王聪。

    王聪非常满意这个诱人的画面,他不断的变换着角度拍下母亲淫靡之极的裸

    照。

    他已经拍了不下一百张妈妈的性感裸照了,只要是他能想象出来的姿势妈妈

    都一概做到,甚至连小便这样羞人的姿势莫丽娅都为他做了。

    ********

    张妈的叫声惊动了王聪母子。

    莫丽娅感到有些意外,因为今天并不是张妈出勤的日子。

    但她并没有生气,相反她还有点窃喜,因为有一个观众在场会让她感到更加

    刺激,反正张妈也不是外人!

    "张妈你来的正好。"莫丽娅依然坐在那根橡胶做的假鸡巴上,"今天是我

    儿子的生日,我想请你帮个忙,行么?"

    张妈口里念了声"阿弥陀佛",道:"太太,你这个样子是不是也太……太

    那个了。"

    "张妈,你呀就是死脑筋!我这个样子又怎么啦?你是说太淫荡了对不对?

    这又不是在咱们中国,这里哪家哪户不是这样的呀!"

    "可是,少爷他……他会学坏的呀!"

    "学坏什么?性交吗?男人和女人性交那是天性,没有性交,人类怎么繁衍

    后代呢?"

    "王太太,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教他呢?"

    "张妈,我不教他谁教他呢?"

    "可你们是亲生母子呀!哪有母亲教儿子性交的啊,那不是乱伦了么?"张

    妈固执的说道。

    "张妈,我们又没有生孩子,母子性交能有什么错呀?再说了,我儿子整个

    人都是从我阴道里生出来的,现在他只是把身体一小部分的鸡巴插到我穴里来,

    这又有什么错呢?"

    "是啊,张妈,我本来就是从妈妈穴里出来的,现在再进去难道不行吗?"

    王聪也说道。

    "可是……可是母子性交就是乱伦,真是罪过呀!"

    张妈双手合十,口里又念起了阿弥陀佛。

    莫丽娅知道要想说服张妈是不可能的,但她并不在乎她的看法,她不过是一

    个给别人家做钟点工的清洁妇罢了。

    莫丽娅轻轻拔出插在她穴里的假鸡巴,走到儿子的跟前,她把儿子手里的那

    部手机拿过来递给张妈,说道:"张妈,拜托你一件事好么?"

    "什么事?"

    莫丽娅把手机塞到张妈的手上,道:"请你帮我和聪儿拍几张合影,好么?

    "

    张妈很不情愿地接过手机,道:"王太太,我怕拍不好……"

    她当然知道莫丽娅想要她帮忙拍的无非是他们母子两个的性交照,若是过去

    ,这种忙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帮的,可今天是王聪的生日,而她又对他们母子心

    怀愧疚,所以不好意思推脱。

    "张妈,这个挺容易的,你只要把我和儿子拍进去就可以了。"

    莫丽娅说完就走到儿子跟前,她蹲下身子,双手握住了儿子的肉棒,张开小

    嘴,

    把那娇嫩的龟头放在自己的舌头上,说:"快拍呀,张妈。"

    王聪见张妈居然拿起手机对准了他们母子,感到很是意外,他低头看了一眼

    妈妈,只见她正妩媚地看着他,小巧的舌尖在他肉棒的棒身上来回舔舐着,那神

    态不像是一个母亲,倒像是一个av女郎。

    只听见"咔嚓"一声响,这淫靡的画面便留在了王聪的手机里。

    "王太太,可以了吧?"张妈说。

    "别急,这才刚开始呢!"

    莫丽娅说着又合拢了小嘴,把聪儿的整根肉棒吞了进去。

    "咔嚓",又是一张。

    张妈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这画面也太淫荡了,她真有些受不了。

    莫丽娅又转过身去,翘起大白屁股让儿子从后面操她的屄。

    王聪先是将龟头顶入妈妈的肉穴里让张妈拍了一张,然后鸡巴全根插入再让

    她拍了一张。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这些照片了!

    张妈现在不只是难受,她的下面也开始出水了。她只想快快结束,便道:"

    王太太,已经拍得够多的了。"

    莫丽娅格格浪笑着道:"张妈,还有呢!"

    说着,莫丽娅让儿子王聪躺在地板上,她面对张妈蹲坐在儿子的鸡巴上,粉

    嫩的肉穴含入了儿子的龟头。

    "你们这样子的照片不是已经都有了吗?"张妈说道。

    这画面对她来说真是太熟悉了!

    "你说什么?"莫丽娅说。

    "我曾经在少爷的屋里看见过一张你骑在……骑在他身上的照片。"

    "不错,我也看见过!"

    这声音来自客厅的大门口!

    莫丽娅和王聪都大吃了一惊,他们朝门口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健

    壮

    的男人站在客厅门口,他穿着一身西装,口里叼着个烟斗,手上拿着一张照

    片。

    "怎么是你?"

    莫丽娅惊呼道,她对这个人实在是太熟悉了。

    "吕……吕先生,你怎么进来了?"张妈心里一紧。

    莫丽娅连忙从儿子王聪的鸡巴上抽身下来,她面带怒色,冷冷地道:"这里

    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我的美人儿,你不要这样无情嘛!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老相识了,对不对

    ?"

    "你们不是朋友么?"张妈疑惑不解的道。

    "谁跟他是朋友!"莫丽娅提高了分贝,"请你马上出去,否则我可要报警

    了!"

    "报警?据我所知,离这里最近的警署也在三十英里开外。再说了,你们母

    子俩这个样子恐怕也不方便见警察吧?"

    "姓吕的,你究竟想干什么?"

    莫丽娅拉住了儿子的手,她并不怕他,她只是不想让儿子受到任何的伤害。

    "我想干什么你应该最清楚。"

    吕宾一边说话一边脱下了西服,他一副胜劵在握的神态,不紧不慢的解开了

    皮

    带。

    "你休想!"莫丽娅说道。

    "我想得到的东西还从来没有落空过。"

    吕宾又脱掉了身上的西裤。

    "聪儿,你先上楼去。"莫丽娅说。

    "不,妈妈,"王聪抱紧了妈妈,"咱们现在就报警吧。"

    "好,妈妈现在就来打电话。张妈,把聪儿的手机给我。"

    "嗯。"

    张妈把手机递给了莫丽娅。她此刻内心的愤怒比莫丽娅更甚,她已经明白自

    己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给欺骗了!他竟然无耻的利用了她的无知。

    "你尽管打好了,"吕宾又脱下了衬衣,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了,"不过我

    这里有一张照片,也许警察会更感兴趣。"

    他把手上的那张照片朝莫丽娅摇了摇,那正是张妈从王聪的相框里偷拍的那

    张,照片上全身赤裸的莫丽娅正骑在儿子王聪的鸡巴上,母子俩的性器官紧紧的

    结合在一起,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张母子乱伦性交的照片。

    莫丽娅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她害怕是因为她了解这个人,他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人!她知道如果这张

    照片公之于众,那么她儿子王聪从此就无法在国内立足了!

    "你你是从哪里弄到它的?"

    吕宾满脸得意之色,他说:"我从哪里得到它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照片的

    内容都是真的。啊,多么恩爱的一对母子呀!这可是赤裸裸的乱伦之爱呀!"

    "你"

    "我的美人,你的儿子好像是叫王聪对吧?真是一个好孩子,啊,我真羡慕

    你呀王聪,瞧,你有一个这么美丽性感的妈妈,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她还主动投

    怀送抱,连肉穴都给你嬲。"

    "你住嘴!"

    "要我住嘴也可以,美人儿,现在你过来帮我把裤子给脱了。"

    "不要,妈妈,咱们别理他!"王聪说道。

    莫丽娅的内心此时被蒙上了一种绝望的情绪。

    "快呀,美人儿。"吕宾说道,"你要是不愿意也行,明天我的朋友圈里就

    会看到这张精彩的照片了,哈哈……"

    "张妈,请你把聪儿带到楼上去。"莫丽娅已经准备放弃了,但她不希望让

    儿子看到这屈辱的一幕。

    "不,不,让他在这里好了,"吕宾笑道,"让你儿子看着他漂亮的妈妈跟

    别的男人性交,这是多么的刺激呀!"

    吕宾走到莫丽娅跟前,他伸手摸了摸她的玉乳,见她并没有抵抗,于是拿起

    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下身上。

    "现在帮我脱了它!"他说。

    "不要,妈妈。"

    莫丽娅看了一眼儿子,说:"宝贝,妈妈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她轻轻的脱去了吕宾身上仅有的内裤。

    "握住它!"

    莫丽娅握住了他的肉棒。

    "吸它!"

    莫丽娅掉头又看了一眼儿子,说:"宝贝,你受不了的话就不要看。"

    王聪恨不得马上杀了眼前这个可恶的人,但他却无能为力,他后悔不该拍下

    那张照片,他想不明白这张照片为什么会在他的手上。

    对了,张妈!

    是她没错!

    她到哪儿去了?此刻为什么不见她的人影呢?这个老女人真是可恶!

    王聪虽然极不情愿,但他还是选择了面对。他眼睁睁的看着妈妈张开小嘴含

    入了那个人的大龟头儿。

    吕宾开心的笑了:"哈哈……美人儿,你不是很高傲吗?现在还不是乖乖的

    帮我吮鸡巴,哈哈……"

    他下身一挺,把鸡巴塞了莫丽娅满满一口。他的鸡巴十分粗大,莫丽娅差点

    背过气去,她屈辱地看了一眼儿子,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感到了一丝兴奋,肉

    穴里面居然湿了。

    "哈哈,哈哈……"

    吕宾得意忘形地狂笑起来。

    莫丽娅吮吸、舔舐着吕宾的鸡巴,她一想到儿子在旁边看着她,就觉得既羞

    辱又刺激,她的穴里已经湿透了,她开始渴望一根硕大坚挺的阳具插入了!

    "啊,真是个骚货!"

    吕宾俯下身来,他肆意揉弄着她的丰乳,又将一根手指头插入她的穴里抠挖

    着。

    "瞧,都湿成这样了!是不是想要鸡巴插入了呢?"

    莫丽娅恨不得一口咬下吕宾的鸡巴,但她知道她不能这样,不仅不能,她现

    在

    甚至还期待着它的插入!

    吕宾的手指似乎有一种魔力,抠得她穴痒难耐,她渴望有一根大家伙插进去

    替她止痒,不管是谁,只要够粗够硬就行。

    她扭动着娇躯,口里发出了淫靡的浪叫声。

    "烂婊子!"

    吕宾将鸡巴从莫丽娅的嘴里抽出来,他将她掉了个头,让她撅起屁股趴在地

    上,

    他左手握住硕大坚挺的鸡巴,将龟头抵在她的穴口边,右手"啪啪啪"的击

    打着她白皙肥嫩的大屁股。

    "乱伦的婊子!"

    他用力一捅,鸡巴就插入了莫丽娅的浪穴里。

    "喔!"

    莫丽娅被他捅得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浪叫。

    "爽吧?去,到你儿子那去,含住他的鸡巴!"

    吕宾鸡巴猛顶着,莫丽娅被他顶着往前爬,一直爬到了儿子的跟前,她屈辱

    地含入了亲生儿子的龟头,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着。

    王聪又是气愤又是兴奋,他不想看到妈妈屈服于那个坏人的淫威,可又无法

    抵抗妈妈口交的诱惑。

    吕宾近乎疯狂地抽送着鸡巴,他太高兴了,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操到了她,他

    终于将她征服在了他的胯下。

    "烂婊子!喜欢跟儿子乱伦的臭婊子!"他口里不停地骂着,"操烂你的骚

    屄!"

    他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鸡巴捅得莫丽娅又痛又爽。

    "啪啪啪!"

    吕宾用力拍打着莫丽娅性感的肥臀,边操边骂着:"乱伦的淫妇,快吮你儿

    子的鸡巴,把他的精液吸出来呀!烂婊子,快说,你的浪穴里到底被你儿子内射

    过多少回。"

    莫丽娅又屈辱又兴奋,她恨不得杀死这个臭男人,又渴望被他的大鸡巴给操

    死算了!

    她"呜呜"的叫着,口里的鸡巴已经非常湿滑了,她知道这是儿子马上就要

    射精的征兆!

    就在这时,她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接着就觉得阴道里一热,一股又一股

    灼热的液体射入了她的体内。不对,是喷入了她的体内!

    王聪惊呆了!

    在他射精的一刹那,他看见吕宾那张国字脸极度的歪曲着,他的眼里充满了

    恐惧和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下身前挺,鸡巴深插在莫丽娅的肉穴里,胸口喷出一

    股殷红的血来,那是死亡的征兆。

    尾声

    张妈以前在帮王宏武收拾书房时就知道,在他的书桌里有一把手枪。现在,

    她终于用到了它!

    这个可恨的人!

    他太卑鄙了!他竟然利用了她!她年轻的时候就是因为轻信他人而被卖到了

    异国他乡,做了一辈子的妓女,她此生最痛恨的就是被人欺骗和利用。

    她一枪就击中了他的胸口!

    吕宾简直无法相信,他会死在一个清洁妇的手里。临死前的那一瞬间,他正

    好达到了性高潮,一股灼热的精液连同胸口的鲜血一起喷了出来。

    莫丽娅的上下两张嘴里被同时射入了精液,她在极度的兴奋下竟然晕厥了过

    去!

    ********

    当晚,海因茨先生在接到王宏武的电话后立刻赶到了瀑布庄园。

    在警察到来之前,他先初步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他警告莫丽娅不要把穴

    里的精液洗掉了,这些精液可以作为吕宾入室强奸的证据。

    这个案子很快就有了结论。吕宾全身赤裸地死在王宏武的家里,女主人的阴

    道里有他的精液,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只是警察在莫丽娅的阴道里还发现了另外三个男人的精液,经过调查他们发

    现,

    其中有一些精液竟然是莫丽娅的亲生儿子王聪的。警察在询问张妈的时候,

    从她口里了解到了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阳光小镇的秘密从此已不再是秘密

    ,这里独特的性交风俗在加州甚至引起了一场激烈的大讨论。一些好奇的游客还

    专程来到这

    里,想要领略领略这里独特的风俗习惯,但他们却都无一例外地失望而归。

    不久,王聪一家离开了阳光小镇,有人说他们移民到了澳大利亚,也有人说

    在国内的某个城市见到过他们,但这种种的传说至今都未得到过证实。

    全文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