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泰坦与龙之王

正文 第九百九十二章 绝地大逃生

    “生什么事情了?”

    如此剧烈的爆炸,还有震动,瞬间将快要沉沉睡去的少年从床上惊醒,少年坐起来,然后有些呆愣地看着自己的身边。

    我的床头柜呢?我的书架呢?我的书桌呢?还有我费尽心思收集的辣么多“学习”教材呢?特么的怎么都没了?

    少年呆愣愣的看着身边的巨大空洞,他床铺,左边的地板,墙壁,还有天花板,全部都缺失了一部分,就连他的床,边缘都破破烂烂的,似乎是被爆炸给波及了。

    维克多看了看自己的面前,然后又扭头朝着后面望了望,他有些错愕地现自己所在的这栋建筑被直接打穿了,他就恰好处于这个破洞的边缘地位置。

    “这种威力,要是打中我的话,我现在就已经没了吧!”维克多看着身旁的这令人有些胆颤的破坏痕迹,忍不住想到。

    星甲师在没有武装星甲的时候可是非常脆弱的,当然,在星甲蕴含的那股特殊能量的滋润之下,其身体素质还是远远过普通人的,但是也依旧改变不了星甲师是一个脆皮职业的事实。

    “这种威力,是被炮弹轰过了吧!”维克托思索的造成这种破坏的武器是什么,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对啊,这里是道格拉斯家族的地盘,谁敢攻击这里?”

    仍旧就有些疑惑的维克多,突然感觉到一股凉气从自己的尾脊骨上生出,然后迅蔓延至全身,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同时他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栗。

    来不及思考,维克多激了自己的星甲,立即完成武装,而他刚刚穿上星甲,一拖着白色尾痕的粗大弹头贯穿他面前的墙壁,向他急射而来。

    大脑来不及多做思考,维克多本能地操控着自己的所有外部武装,在自己的面前布下了一道又一道的能量护盾。

    轰隆!

    剧烈的爆炸之声在这栋建筑之中响起,很快,这座已经残破的建筑再次坍塌了一部分,而在这爆炸的焰火之中,一道人影从其中倒飞而出,被炸了出来。

    “咳咳!”

    维克多干咳着,从庄园的草坪上站起来,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传来的刺痛感,尤其是腹部胸腔内传来的刺痛,立即就判断出了自己现在所受到的伤势。

    全身大面积轻微挫伤,内脏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在医院的医疗舱躺三到六个小时即可完成修复,问题不大。

    久病成医就是对现在维克多这种状态最好的写照,受伤多了,也就知道自己大概需要多久就能恢复到满血状态。

    “谁在攻击我?”挨了两攻击的少年有些愤怒的寻找攻击者,很快他就看到了不远处正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笑容望着他的黑少年,手中也拿着一柄大得惊人的狙击…炮?

    “杰洛斯!刚刚是你在攻击我?”维克多有些愤怒的朝着不远处的穆瑞亚质问到,同时还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后。

    他身后的那一栋建筑之中,出现了一个有些触目惊心的巨大空洞,如此巨大的缺口,估计是这座庄园自从建成以来受到的最大破坏了。

    “何必明知故问呢?”穆瑞亚拉动枪栓,再次上膛,开始瞄准维克多,“对了,能被我射出的子弹打中了吧?说说你现在的感觉。”

    “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正在攻击道格拉斯家族一位未来的核心成员?”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在按照家族的给予的权利,惩戒一位不按时参加训练的劣等学生!”穆瑞亚再次扛起了手中的狙击枪,瞄准了对面的维克多。

    “不按时参加训练,这就是你攻击我的理由?”维克多的脸上露出了惊怒之色,“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我马上就要训练了,你没有资格当我的教官了。”

    “谁跟你说的?我可没有收到家族这方面的通知,还有,你什么时候以为自己拥有了是否参加这场训练的资格?你是不是太天了一些?”

    穆瑞亚看着对面的憨批,再次扣下了板机,一颗灿烂的白色光弹从枪膛之中射出拖着白色的尾痕向着维克多轰去。

    “杰洛斯,你还打?”维克多迅召唤出自己的星甲武装,然后出一道道攻击射向这一子弹,但他还没有接近自己的时候,就将其给凌空打爆了,爆炸的余波将一片草坪给掀翻了,露出了下方黑色的泥土。

    “这枪械的威力太差了,不行啊!”看到这一次攻击被挡下,穆瑞亚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对着威力不满意。

    “现在难道没有收到家族的通知吗?”

    “你是说你不用参加训练的通知,抱歉,这个还真没有。”

    “怎么可能?”维克多的脸上露出了呆滞之色,他记得他爸明明说过会沟通家族高层的,难道在中间出了差错?

    “不过我倒是接到一个电话,一个自称是本尼特的中年男人打过来的,看上去似乎跟你挺像的,不会是你爸吧!”

    “那就是我爸的名字。”维克多咬了咬牙,有些艰难地回答道,他已经预感到了一些不妙。

    “哦,那就对了,你知道他跟我说了些什么吗?”

    “说了什么?”

    “他跟我说让我随便练,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穆瑞亚笑呵呵的说道,人家父亲都让他下死手了,那他还客气个什么。

    “不可能,怎会这样?”穆瑞亚的话,维克多顿时就凌乱了,进入到了懵逼状态。他现在有一种想回家找父亲做亲子鉴定的想法,他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哪有这样对待自己儿子的。

365bet安全不     “为什么不可能呢?这就是你父亲亲口对我说的。好了,你给我老实过来训练,作为你今天缺勤的惩罚,你今天第一个跟我对练。”穆瑞亚收起手中的枪械,然后招呼已经怀疑你是不是充话费送的少年过来。

    “兄长,我觉得你需要向管家汇报一下你今天的行为,不然的话,你会有些麻烦的。”黛丝莉看了一下周围被从穆瑞亚轰击的楼房之中疏散的家族成员,开始提醒他。

    “哦!”

    穆瑞亚想了想,采纳了这位妹妹的建议,然后取出自己的通讯器,拨通了派斯管家的号码,“喂,是派斯管家吗?刚生的事情,你应该都注意到了吧?叫一队施工队过来维修一下吧!”

    “……”派斯管家看着穆瑞亚那云淡风轻的面孔,顿时就被气得笑了起来,“你打电话过来就是跟我说这个的?”

    “嗯,我为了训练学员不小心将庄园里的建筑给炸了一个窟窿,所以现在叫你派人过来修一下。”穆瑞亚稍微解释了一下。

    “不小心?”派斯管家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些牙疼,这位大少爷也太不要脸了,真当他是瞎子吗?

    “杰诺斯少爷,我必须提醒你注意一下,您攻击的是您自己家族的产业,请您注意一下,这里是居住区,并不是武斗区。”

    “好吧,既然这么说,我下次注意,不过到时候上战场的话,只有战区,可没有什么生活区,我这是提前让他们适应一下。”

    “杰洛斯少爷,还有一件事,有必要跟你说下,训练的方法可否稍微的轻缓一些,不要三天两头的就将人打进医院了,这样的话,家族的一些人都会对你有意见的。”

    “三天两头有意见,那我将时间翻倍,隔四五天将他们打进医院一次怎么样?”

    “你……”派斯管家听到穆瑞亚的话,顿时就不向说话了,“训练,不一定要非要把人打进医院啊。”

    “我这是提前让他们感受一下,让他们学会忍耐痛苦。”

    “不论如何,还是请你稍微放缓一些。”

    “我这不是想在短期内就让你们看到成果嘛,所以我的方法就稍微酷烈了一些,你们不急的话,我可以减少训练难度。”

    ……

    夕阳西下,染血的竞技场之中,手脚全部断裂骨折的维克多面无表情地仰望着天空,无视了周围传来的痛苦呻吟声,还有一些刻意压低的咒骂声,任由进场的医护人员检查他的伤势。

    “你的伤势好严重啊,又要住院了,你昨天才出院的吧,怎么回事?你之前还能间隔三五天左右才不得不住院,这一次怎么这么快?难道你的实力降低了吗?”

    “我得罪了教官,就是这样。”维克多嘴角扯了扯,然后扭头看向了身旁正在出嘀咕的小护士。

    “那你也太惨了!”小护士的脸上露出了同情之色。然后她忍不住望了望周围,这一座面积宽阔的竞技场中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还有黑红色的血迹与破碎的星甲。

    “是啊,我太惨了!”维克多躺在了担架上,眼神略微迷茫地仰望着天空,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命运对他的折磨,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再这么练下去,我就算不被杰洛斯那个恶魔给打死,也会被他给折磨疯掉的。既然不能通过常规渠道无法摆脱杰洛斯,那就只能通过非常规的方法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