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小说 > #弟弟#

章节目录 Chap.5 - 男朋友

    两人的舌在彼此的口腔里纠缠,何心心有时甚至会让舌头模拟性交的动作,在林扬的嘴里进出。

    林扬的手从何心心的大腿而上,一路摸到了双腿根部,他的手指从底裤的缝隙钻入,发现里头早已又黏又湿。

    他伸出拇指按压住阴蒂,中指则顺着横流的体液插进了何心心的阴道。

    【啊~~】因为还被吻住,何心心只能闷哼一声,手指插进通道的快感让她想尖叫。

    林扬的手指很长,在里面随便一勾,都让何心心颤抖到不行,而且外头的阴蒂被一直旋转捻压,内外夹攻的快感让她不自觉地把脚以M字的方式放在流理台上。

    林扬的唇离开,往下来到何心心的胸前,在看见内衣时,他皱了下眉。

    手下的动作没停,他喘息着问:【我以为你在家都不穿内衣的。】

    【嗯~~】何心心一边呻吟,【防你。】

    林扬笑出声,左手绕到何心心背部,解开了碍事的内衣,他把内衣往上推,浑圆软嫩的乳房出现在他面前,他低下头伸出舌尖,用羽毛抚过的力道舔过何心心的乳尖。

    【嗯.....啊.......】何心心难受的扭动腰部,她太热了,林扬根本是她的克星,每当两个人有肢体上的接触,自己的身体就闸门被打开,体液源源不绝,肆意蔓延。

    像是随时都为林扬的插入做好准备一样。

    【啊~~啊~~】林扬又插入了第二根手指,何心心的呻吟让他浑身发烫,阴道里层层叠叠,覆盖绞紧他手指的肉壁,让他的阴茎已经期待到肿胀不已。

    【何心心,你好湿。】林扬吻着何心心的锁骨,喘息说道。

    【林扬,】何心心满脸红晕的望着林扬,嘴唇因为被吻的发肿艳红,衣衫半褪,双脚大开。

    林扬抬起头看着她,两个人之间都在等待着什麽。

    下一秒他迅速的退下自己的牛仔裤,抓住硬到发痛的阴茎,抵住何心心的穴口。

    两个人对望着,快速的喘息。

    【这样吗?】林扬用了全身的力气克制住想整根插入的冲动,他用前端在何心心的穴口前转圈徘徊,这使得穴口开始收缩,体液不断的打湿阴茎的前端。

    【还是这样?】他更过分的将阴茎前端由下往上滑动,像是一把最锋利的刀子慢慢划开最鲜美的唇肉。

    【林扬....】何心心欲求不满的身体已经濒临崩溃,她只能重复地喊着林扬的名字。

    【插进去好吗?】慢慢地将阴茎推进,林扬明知故问。

    【嗯~~】何心心胡乱的点头,她低头看着林扬插入自己,兴奋得不能自己。

    林扬终於不再折磨何心心,一个挺腰,把整根阴茎全数插入。

    何心心发出了甜腻的呻吟:【啊.....好深......】

    因为这个呻吟,林扬开始摆动腰身,他将何心心的M字腿打到最开,双眼泛红地看着自己进出何心心的体内。

    流理台上早已泛滥成灾,随着不断地抽插,一股淫靡又放荡的气味飘散在整个空间。

    何心心跟随着林扬的频率,胸形完美的乳房不断地晃动,造成林扬视觉上的刺激,他抽出一只手,有点用力地掐着她的左乳。

    【痛.........】何心心低叫了一声,【但是又好舒服.  .......】

    她喜欢他粗糙的大掌揉捏自己身体最娇嫩的部分,那会把她所有的敏感神经唤醒。

    林扬着迷的望着何心心,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

    【啊~啊~~.....】何心心的脚趾都蜷曲了,快速抽动造成的快感不停地往上累积。

    【慢一点....不...不是...快一点.....慢.....不.....快.....】何心心已经爽得快要晕厥,口中吐出尽是破碎的字句。

    太热了,太紧了,林扬也是极力克制着自己。

    终於在最後更高频率的进出中,何心心达到了高潮。

    高潮後的她止不住地颤抖,阴道内部快速地缩,绞得林扬脑中一阵空白,尽数射在何心心的体内。

    **************************

    【之前找不到机会问你,我没带套没关系吗?】

    做完爱後,两个人又在厨房大吃林扬刚刚下好的面。

    【你有病?】何心心大惊,一口面含在嘴里还没咬断。

    【我说的是怀孕,】林扬接着说,【这两次我都射在你体内了。】

    【我的月经不顺,有吃避孕药在调经,而且我都有按时吃药,所以怀孕的机率低到不行。】

    【调经?所以来的时候会痛吗?】

    【会啊!但不至於像有些人会死去活来,还是可以行走,只是不能久坐久站。】

    何心心吃完最後一口面,笑着说:【干嘛!想当妇女之友吗?】

    【我只是在想往後你经痛的时候,我可以帮上什麽忙。】林扬把自己的面跟何心心的空碗对调,示意她也一起吃光。

    何心心突然有些感动,她何德何能啊!有个年轻英俊体格好手艺佳做爱很棒又很体贴的.....嗯.......炮友吗?

    【不要勾引我就好啦!】何心心太过放松,这句没经过大脑过滤的话就这麽脱口而出。

    林扬倒是没继续追问,只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何心心再度以暴风吸入的状态解决了原本是林扬的那碗面,吃完後嘴角沾上了一些酱料。

    林扬抽了一张纸巾,轻轻地帮她擦去,一边擦一边随意地开口:

    【何心心,我想当你的男朋友。】
Back to Top
TOP